Hi,我是鳥哥筆記小助手
APP推廣報價    產品Bug反饋
春羽計劃投稿   媒體合作咨詢
添加鳥哥筆記小妖精
海量福利干貨等你來領
鳥哥筆記公眾號
學運營推廣 上鳥哥筆記

2020,短視頻內容營銷的風,將往哪吹?

火星營銷研究院
2020-01-21

2020,短視頻內容營銷的風,將往哪吹?

火星營銷研究院
2020-01-21
2020年,是屬于短視頻和直播的風暴之年。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2020年,是屬于短視頻和直播的風暴之年。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2019年,是短視頻行業“承前啟后”的一年。

所謂“承前”,即是指在“高光點”上的短視頻,幾乎收割了移動互聯網用戶在泛娛樂時間的大多數注意力,在一個細分賽道,兩個DAU過2億的APP出現,本身即是力證。

所謂“啟后”:隨著短視頻平臺產品、功能的不斷完善,短視頻流量價值升級裂變:從純娛樂流量轉化為了種草、帶貨流量,基于此,短視頻平臺商業價值也得以指數級擴容。 

萬事俱備。

可以預見的是:2020年,短視頻將繼續高光,其營收變現的兩駕馬車——“廣告“和“電商”,也將拉動著短視頻往一個更高的臺階上狂奔。

火星文化CEO李浩透露,2019年,抖音、快手兩個平臺的廣告規模預計突破750億,其中,紅人廣告占比不到8%,預計2020年,這個數據將翻一番,雙平臺紅人廣告收入便有望達到120億。

相比于廣告,李浩更看好以“短視頻”和“直播”為內容載體的電商帶貨在2020年的增長空間。“2019年,抖音、快手圍繞著短視頻帶貨和直播電商的GMV逼近1000億,預計2020年將突破4000億。”在這樣的增長勢頭下,短視頻平臺的概念將越變越模糊,短視頻流量價值的邊界也于無形中放大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 ▲ 各平臺圍繞電商/直播生態的GMV預估,數據來源:公開數據整理


以快手為例,很多人在早期安裝使用快手時,動機大多是為消遣和娛樂,希望借助搞笑段子來打發休閑時間,來獲得輕松娛樂和信息資訊;而現在,很多人卻將快手視為社交平臺,購物平臺。

李浩講起了自己雙12去卜蜂蓮花,臨到超市打烊,一個收銀的大姐問起隔壁收銀的大姐,“今天超市很多優惠,你買了什么?”而收到的回復是:啥都沒買,家里缺的東西基本上都在快手搞定了?!皩τ谶@個大姐來說,快手或許并不只是什么娛樂平臺,更是她日常購物的首選平臺?!?/p>

個體用戶習慣的改變,只是個開始。

但它卻給品牌在2020年的營銷傳播釋放出大的信號:對于短視頻平臺及人的價值理解,也應該有所轉變,品牌營銷只有趕上用戶的轉變,并能借短視頻流量紅利、產品紅利起舞,才有機會站到2020年的C位。

這里,我們不妨回憶下2019年那些站在聚光燈下的品牌,大抵以國貨美妝為主,而若分為上下半年來看,上半年的半畝花田通過高密度抖音KOL投放,成功摘得了天貓618身體護理榜銷量第一,并持續占據著國內身體護理類產品20%的銷售份額;

而下半年的花西子、珀萊雅則多與捆綁一個ICON,他就是李佳琦,通過李佳琦的專業種草,帶來“名利雙收”。而若要提及這三個品牌的營銷策略便是對紅人種草價值的無上信任,幾乎將70%以上的投放押注在了抖音平臺。

試問:2020年,這樣的策略是否依然行之有效?

火星營銷研究院認為:是有可能的,但種草成本無限走高,要贏得成功,所需承受的考驗也是方方面面的。但種草即拔草,2020,不失為品牌建設、品牌進行短視頻營銷實戰最好的年份。

01 用戶之變

回到2019年“用戶變化”來看這個問題。

從用戶關注的短視頻內容類型上:隨著短視頻內容盛宴來臨,用戶的口味已經變得極其挑剔和難以捉摸。一個用戶活躍在多個題材下,不只為娛樂消遣,還希望借助于短視頻平臺實現價值提升,甚至獲得圈層認同。

從抖音前不久發布的《2019年度數據報告》顯示,抖音已成為國內最大的知識傳播平臺。一年里,抖音萬粉知識創作者共計發布了1489萬個視頻,其中,美食制作,語言教學、學科教育、職業教育和知識科普為最受用戶歡迎的5大門類。這表明:用戶已經不再只是借助短視頻來獲得輕松娛樂了,他們也在短視頻平臺上不斷提升。
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▲ 抖音最受歡迎的TOP5知識門類,數據來源:2019抖音年度數據報告


與此同時,相伴隨發生的還有用戶線上的消費行為的改變:從以往的“人找貨”,通過主動搜索行為來購買“剛需型”產品;到現在的“貨找人”模式:用戶在瀏覽抖音、快手的時候,無意被種草安利了某個好物,為取悅自己,加上對(種草該產品的)KOL的強信任,瞬間決定將該產品拿下。

相比于“人主動找貨”需要經歷較長的咨詢、比價周期,“貨主動找人”多為隨時隨地,非計劃性消費,從消費的產品來看,也并不是剛需用品,僅是出于某種需要的滿足。

人主動找貨模式的來臨,得益于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的“算法媒體“的興起,總能擊中用戶心底的需求,將合適的信息以合適的形式,推薦給有需求的人,用戶沉浸在算法為自己編造的信息繭房里,安利好物的同時,拔草好物;

另一方面,得益于直播帶貨的興起,因為觀看直播帶貨在時間上具有較強“排他性”——只能蹲守在1-2個主播直播間里,才能不錯過預先計劃好去采購的商品,在較長的觀看時間周期里,用戶也可能會因為主播深諳人性的銷售套路,以及商品誘人的底價和促銷手段,而購買到許多計劃外的商品。

在火星營銷研究院看來:直播的價值有且不僅限于帶貨,對于很多品牌而言,它還有一個重要的價值在于“認知加工“的過程,而且這種“認知加工”更為立體深刻,當用戶在A直播間里種草了某款商品,即便按捺住了“買買買”的沖動,也可能在B的直播間里完成收割。

這意味著:與2020年品牌需通過短視頻矩陣種草一樣,品牌也可以依賴“直播帶貨矩陣”的建設來最終激發用戶拔草。這個路徑相對短視頻帶貨而言,更短更實效。

02 營銷之變

用戶注意力遷移,用戶內容消費行為流動性、消費題材的不確定性,之于營銷傳播的啟示是:相比于2019年,若要將產品成功、反復安利給適合用戶的難度增加,營銷成本也會上升,但不成比例的是,機會成本也在增高。實際上,這一情況從2019年下半年的投放中我們便能看出端倪:很多參照上半年那樣依葫蘆畫瓢,進行高密度紅人投放的品牌,在下半年的收割表現上并不出色。

據卡思數據追蹤顯示,截至2019年10月31日,7大短視頻平臺的粉絲量10萬+以上的活躍創作者(指30日內更新視頻數≥1條的創作者)數量已經突破18萬。以抖音平臺為例,在一年的時間里,粉絲量超過10w的活躍創作者增長了1.47倍,而從KOL的內容細分程度看,大致可以劃分為24個大類別、60多個細分類別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 ▲ 7大平臺粉絲量10w+活躍賬號數量,數據來源:卡思數據


內容盛宴來臨、用戶注意力進一步分散,帶來的最明顯的壓力就是“選號”難度進一步攀升。

對于紅人商業價值評估,卡思數據曾在2019年中,發布過“KOL九維價值評估模型”,到現在看來依然適用,它圍繞3大評估指標,即:KOL影響力(包括:粉絲量、粉絲互動率、內容爆款率、來評估KOL是否能影響粉絲實現信息有效且廣泛的觸達?)、KOL種草力(包括:粉絲質量、輿情健康度、粉絲內容及互動興趣,來評估KOL是否能贏得粉絲信任并成功種草產品?)以及KOL轉化力(包括:TA重合度、商業適用性和商品帶貨能力,來評估KOL是否能轉化個人信任,從提升認知到帶動轉化),9個細分數據維度,來幫助廣告主更為快速、高效的選對、用好紅人。并可以在數據基礎上,幫助廣告主在篩選完紅人后,進行紅人投放以及創意指導,結案服務等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▲ KOL九維商業價值評估模型,數據來源:卡思數據


除甄選優質紅人外,對于2020年的品牌,沒幾個“能看家帶貨”的自有資源,已很難說得過去。“躬身下場做內容,培育自有紅人/主播資產,通過人格化的形象在典型場景中,影響目標消費者,將成為多數品牌2020年會考慮嘗試的方向。 

但打鐵仍需自身硬。對于既沒有內容基因、又沒有流量操盤經驗的品牌來說,比較穩健的方式是:選擇與優秀的MCN機構/公會合作,通過投資新(MCN)公司或聯合孵化的形式來培育自有紅人/主播。

原因在于:一,MCN深諳平臺內容和流量規則,能夠幫助品牌找準內容賽道,加速成長孵化;二、MCN的生存模式通過了市場的考驗,能夠幫助品牌有效避坑;三,MCN多擁有一定的紅人規模體量,一定程度上能夠以小帶大,助力賬號漲粉。實際上,國內已經有很多品牌在進行此類實踐。

除了KOL投放和建設自有賬號矩陣外,火星營銷研究院還建議廣大品牌尤其是沒有品牌力的白牌,加強對紅人種草和直播帶貨的關注。 

“無論是短視頻帶貨還是直播電商,都是觸發用戶‘非計劃性消費’的有效手段,相比較于(查看推薦商品的)品牌力,用戶更看重產品的功用、口碑和性價比,而這其中,就蘊藏有大量白牌成長為知名品牌的機會。

以卡思數據追蹤的“植護”紙巾為例。

這個紙巾品牌在抖音、快手上每天都會有上百個賬號(含KOL和KOC賬號),通過短視頻、直播為其帶貨,銷量長期處于高速狀態。分析原因:

一,明星陳喬恩代言,無論是之于帶貨賬號還是用戶,都能埋下信任的種子;

二,產品單價夠低,核算下來不到7毛錢一包的紙巾,能夠滿足用戶鉆便宜的心理,最重要的是,用戶對于紙品消費的品牌敏感度相對不高,只要功能滿足,且口碑足夠好,就愿意下單;

三,產品設置的傭金足夠高(30%),便宜好賣傭金還高,自然能吸引足夠紅人通過視頻和直播為產品帶貨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 

▲植護品牌在抖、快紅人短視頻和直播帶貨追蹤,數據來源:卡思數據


“通過批量腰尾部達人,甚至KOC賬號種草帶貨,也能幫助一些白牌品牌成功出圈,在提升銷量的同時提升知名度、美譽度,讓品牌力全面提升,但前提仍然是產品力優秀。李浩表示。

2019年,已經過去;2020年,是屬于短視頻和直播的風暴之年。

在種草即能拔草,品牌建設周期縮短,品牌營銷創建手段變化的“最好”時代,任何品牌都有機會通過C位出道,任何品牌也有可能因為無創新、無作為被后起者拍死在沙灘。 

大浪淘沙,望品牌們抓牢了短視頻種草和紅人帶貨的“金腰帶”。新的一年,我們一起努力!

2019年,是短視頻行業“承前啟后”的一年。

所謂“承前”,即是指在“高光點”上的短視頻,幾乎收割了移動互聯網用戶在泛娛樂時間的大多數注意力,在一個細分賽道,兩個DAU過2億的APP出現,本身即是力證。

所謂“啟后”:隨著短視頻平臺產品、功能的不斷完善,短視頻流量價值升級裂變:從純娛樂流量轉化為了種草、帶貨流量,基于此,短視頻平臺商業價值也得以指數級擴容。 

萬事俱備。

可以預見的是:2020年,短視頻將繼續高光,其營收變現的兩駕馬車——“廣告“和“電商”,也將拉動著短視頻往一個更高的臺階上狂奔。

火星文化CEO李浩透露,2019年,抖音、快手兩個平臺的廣告規模預計突破750億,其中,紅人廣告占比不到8%,預計2020年,這個數據將翻一番,雙平臺紅人廣告收入便有望達到120億。

相比于廣告,李浩更看好以“短視頻”和“直播”為內容載體的電商帶貨在2020年的增長空間。“2019年,抖音、快手圍繞著短視頻帶貨和直播電商的GMV逼近1000億,預計2020年將突破4000億。”在這樣的增長勢頭下,短視頻平臺的概念將越變越模糊,短視頻流量價值的邊界也于無形中放大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 ▲ 各平臺圍繞電商/直播生態的GMV預估,數據來源:公開數據整理


以快手為例,很多人在早期安裝使用快手時,動機大多是為消遣和娛樂,希望借助搞笑段子來打發休閑時間,來獲得輕松娛樂和信息資訊;而現在,很多人卻將快手視為社交平臺,購物平臺。

李浩講起了自己雙12去卜蜂蓮花,臨到超市打烊,一個收銀的大姐問起隔壁收銀的大姐,“今天超市很多優惠,你買了什么?”而收到的回復是:啥都沒買,家里缺的東西基本上都在快手搞定了?!皩τ谶@個大姐來說,快手或許并不只是什么娛樂平臺,更是她日常購物的首選平臺?!?/p>

個體用戶習慣的改變,只是個開始。

但它卻給品牌在2020年的營銷傳播釋放出大的信號:對于短視頻平臺及人的價值理解,也應該有所轉變,品牌營銷只有趕上用戶的轉變,并能借短視頻流量紅利、產品紅利起舞,才有機會站到2020年的C位。

這里,我們不妨回憶下2019年那些站在聚光燈下的品牌,大抵以國貨美妝為主,而若分為上下半年來看,上半年的半畝花田通過高密度抖音KOL投放,成功摘得了天貓618身體護理榜銷量第一,并持續占據著國內身體護理類產品20%的銷售份額;

而下半年的花西子、珀萊雅則多與捆綁一個ICON,他就是李佳琦,通過李佳琦的專業種草,帶來“名利雙收”。而若要提及這三個品牌的營銷策略便是對紅人種草價值的無上信任,幾乎將70%以上的投放押注在了抖音平臺。

試問:2020年,這樣的策略是否依然行之有效?

火星營銷研究院認為:是有可能的,但種草成本無限走高,要贏得成功,所需承受的考驗也是方方面面的。但種草即拔草,2020,不失為品牌建設、品牌進行短視頻營銷實戰最好的年份。

01 用戶之變

回到2019年“用戶變化”來看這個問題。

從用戶關注的短視頻內容類型上:隨著短視頻內容盛宴來臨,用戶的口味已經變得極其挑剔和難以捉摸。一個用戶活躍在多個題材下,不只為娛樂消遣,還希望借助于短視頻平臺實現價值提升,甚至獲得圈層認同。

從抖音前不久發布的《2019年度數據報告》顯示,抖音已成為國內最大的知識傳播平臺。一年里,抖音萬粉知識創作者共計發布了1489萬個視頻,其中,美食制作,語言教學、學科教育、職業教育和知識科普為最受用戶歡迎的5大門類。這表明:用戶已經不再只是借助短視頻來獲得輕松娛樂了,他們也在短視頻平臺上不斷提升。
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▲ 抖音最受歡迎的TOP5知識門類,數據來源:2019抖音年度數據報告


與此同時,相伴隨發生的還有用戶線上的消費行為的改變:從以往的“人找貨”,通過主動搜索行為來購買“剛需型”產品;到現在的“貨找人”模式:用戶在瀏覽抖音、快手的時候,無意被種草安利了某個好物,為取悅自己,加上對(種草該產品的)KOL的強信任,瞬間決定將該產品拿下。

相比于“人主動找貨”需要經歷較長的咨詢、比價周期,“貨主動找人”多為隨時隨地,非計劃性消費,從消費的產品來看,也并不是剛需用品,僅是出于某種需要的滿足。

人主動找貨模式的來臨,得益于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的“算法媒體“的興起,總能擊中用戶心底的需求,將合適的信息以合適的形式,推薦給有需求的人,用戶沉浸在算法為自己編造的信息繭房里,安利好物的同時,拔草好物;

另一方面,得益于直播帶貨的興起,因為觀看直播帶貨在時間上具有較強“排他性”——只能蹲守在1-2個主播直播間里,才能不錯過預先計劃好去采購的商品,在較長的觀看時間周期里,用戶也可能會因為主播深諳人性的銷售套路,以及商品誘人的底價和促銷手段,而購買到許多計劃外的商品。

在火星營銷研究院看來:直播的價值有且不僅限于帶貨,對于很多品牌而言,它還有一個重要的價值在于“認知加工“的過程,而且這種“認知加工”更為立體深刻,當用戶在A直播間里種草了某款商品,即便按捺住了“買買買”的沖動,也可能在B的直播間里完成收割。

這意味著:與2020年品牌需通過短視頻矩陣種草一樣,品牌也可以依賴“直播帶貨矩陣”的建設來最終激發用戶拔草。這個路徑相對短視頻帶貨而言,更短更實效。

02 營銷之變

用戶注意力遷移,用戶內容消費行為流動性、消費題材的不確定性,之于營銷傳播的啟示是:相比于2019年,若要將產品成功、反復安利給適合用戶的難度增加,營銷成本也會上升,但不成比例的是,機會成本也在增高。實際上,這一情況從2019年下半年的投放中我們便能看出端倪:很多參照上半年那樣依葫蘆畫瓢,進行高密度紅人投放的品牌,在下半年的收割表現上并不出色。

據卡思數據追蹤顯示,截至2019年10月31日,7大短視頻平臺的粉絲量10萬+以上的活躍創作者(指30日內更新視頻數≥1條的創作者)數量已經突破18萬。以抖音平臺為例,在一年的時間里,粉絲量超過10w的活躍創作者增長了1.47倍,而從KOL的內容細分程度看,大致可以劃分為24個大類別、60多個細分類別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 ▲ 7大平臺粉絲量10w+活躍賬號數量,數據來源:卡思數據


內容盛宴來臨、用戶注意力進一步分散,帶來的最明顯的壓力就是“選號”難度進一步攀升。

對于紅人商業價值評估,卡思數據曾在2019年中,發布過“KOL九維價值評估模型”,到現在看來依然適用,它圍繞3大評估指標,即:KOL影響力(包括:粉絲量、粉絲互動率、內容爆款率、來評估KOL是否能影響粉絲實現信息有效且廣泛的觸達?)、KOL種草力(包括:粉絲質量、輿情健康度、粉絲內容及互動興趣,來評估KOL是否能贏得粉絲信任并成功種草產品?)以及KOL轉化力(包括:TA重合度、商業適用性和商品帶貨能力,來評估KOL是否能轉化個人信任,從提升認知到帶動轉化),9個細分數據維度,來幫助廣告主更為快速、高效的選對、用好紅人。并可以在數據基礎上,幫助廣告主在篩選完紅人后,進行紅人投放以及創意指導,結案服務等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

▲ KOL九維商業價值評估模型,數據來源:卡思數據


除甄選優質紅人外,對于2020年的品牌,沒幾個“能看家帶貨”的自有資源,已很難說得過去。“躬身下場做內容,培育自有紅人/主播資產,通過人格化的形象在典型場景中,影響目標消費者,將成為多數品牌2020年會考慮嘗試的方向。 

但打鐵仍需自身硬。對于既沒有內容基因、又沒有流量操盤經驗的品牌來說,比較穩健的方式是:選擇與優秀的MCN機構/公會合作,通過投資新(MCN)公司或聯合孵化的形式來培育自有紅人/主播。

原因在于:一,MCN深諳平臺內容和流量規則,能夠幫助品牌找準內容賽道,加速成長孵化;二、MCN的生存模式通過了市場的考驗,能夠幫助品牌有效避坑;三,MCN多擁有一定的紅人規模體量,一定程度上能夠以小帶大,助力賬號漲粉。實際上,國內已經有很多品牌在進行此類實踐。

除了KOL投放和建設自有賬號矩陣外,火星營銷研究院還建議廣大品牌尤其是沒有品牌力的白牌,加強對紅人種草和直播帶貨的關注。 

“無論是短視頻帶貨還是直播電商,都是觸發用戶‘非計劃性消費’的有效手段,相比較于(查看推薦商品的)品牌力,用戶更看重產品的功用、口碑和性價比,而這其中,就蘊藏有大量白牌成長為知名品牌的機會。

以卡思數據追蹤的“植護”紙巾為例。

這個紙巾品牌在抖音、快手上每天都會有上百個賬號(含KOL和KOC賬號),通過短視頻、直播為其帶貨,銷量長期處于高速狀態。分析原因:

一,明星陳喬恩代言,無論是之于帶貨賬號還是用戶,都能埋下信任的種子;

二,產品單價夠低,核算下來不到7毛錢一包的紙巾,能夠滿足用戶鉆便宜的心理,最重要的是,用戶對于紙品消費的品牌敏感度相對不高,只要功能滿足,且口碑足夠好,就愿意下單;

三,產品設置的傭金足夠高(30%),便宜好賣傭金還高,自然能吸引足夠紅人通過視頻和直播為產品帶貨。

鳥哥筆記,廣告營銷,火星營銷研究院,營銷,短視頻 

▲植護品牌在抖、快紅人短視頻和直播帶貨追蹤,數據來源:卡思數據


“通過批量腰尾部達人,甚至KOC賬號種草帶貨,也能幫助一些白牌品牌成功出圈,在提升銷量的同時提升知名度、美譽度,讓品牌力全面提升,但前提仍然是產品力優秀。李浩表示。

2019年,已經過去;2020年,是屬于短視頻和直播的風暴之年。

在種草即能拔草,品牌建設周期縮短,品牌營銷創建手段變化的“最好”時代,任何品牌都有機會通過C位出道,任何品牌也有可能因為無創新、無作為被后起者拍死在沙灘。 

大浪淘沙,望品牌們抓牢了短視頻種草和紅人帶貨的“金腰帶”。新的一年,我們一起努力!

測一測
品牌方選擇與優秀的MCN機構/公會合作的原因是?
正確
正確
正確
正確
提交
已提交
作者: 來源:火星營銷研究院(huoxingyanjiuyuan)
本文經授權發布,不代表鳥哥筆記立場,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
綜合評分:4.3
分享到朋友圈
收藏
評分

參與評論( 2)

評論規則

登錄后參與評論
發布評論

用戶330909

2020-01-21 14:19

門檻太低了
月影

2020-01-21 11:56

短視頻賣貨,未來如何受到監管,直播人和微商以上,是否需要有工商營業執照是個行政問題
春節快遞停運通知
1月9日-2月1日羽毛商城暫停實物發貨
1羽毛
立即兌換
《營銷增長實戰手記》小綠書
繼小黑書和小紅書后,又一2020年全新精編營銷書
1500羽毛
立即兌換
《運營增長實戰手記》小紅書電子版
18篇運營實操干貨,篇篇皆實戰經驗總結
50羽毛
立即兌換

用戶評論

用戶330909

2020-01-21 14:19

門檻太低了

月影

2020-01-21 11:56

短視頻賣貨,未來如何受到監管,直播人和微商以上,是否需要有工商營業執照是個行政問題
確認要消耗 羽毛購買
2020,短視頻內容營銷的風,將往哪吹?嗎?
考慮一下
很遺憾,羽毛不足
我知道了

為了促進廣大用戶對鳥哥筆記網站的干貨文章做出更加客觀、真實、優質的評論,為其他讀者在學習干貨時提供參考,特地制定本評論規則。

一、什么樣的評論內容會被通過

15字以上的、基于文章內容的優質評論。

二、什么樣的評論內容不會被通過

1、15字以下的評論;
2、“已閱”,“1”,“11”,”666”,“學習”,“學習了”等明顯劃水的內容;
3、重復評論,即在多篇文章下面發布同樣的內容;
4、帶廣告性質的內容(含網址、電話、微信等);
5、評論內容與本文無關的;
6、帶詆毀,辱罵,色情,賭博、暴力等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容,及一切法律法規不允許的內容。

最后,你的評論在審核通過的同時,還可以獲得5羽毛的獎勵,羽毛可在 "羽毛精選" 兌換各類小禮品哦~

我知道了
恭喜你~答對了
+5羽毛
我知道了
下一次認真讀哦
我知道了
成功推薦給其他人
+ 10羽毛
我知道了
評論成功且進入審核!審核通過后,您將獲得10羽毛的獎勵。分享本文章給好友閱讀最高再得15羽毛~
(羽毛可至 "羽毛精選" 兌換禮品)
去分享
好友微信掃一掃
復制鏈接
海南七星彩规律图 玩真钱的手机棋牌应用 一肖一特期期免费公开 新股申购一览表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l结果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带推荐号的 网上怎么做兼职赚钱 山水云南麻将老版本 彩票注册送38福彩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 精准内部一头一尾中特